新民晚报 数字

2017-12-26 06:12

  丈夫吴森培,61岁,妻子陈维平,52岁,加上儿子吴玺铭和“准儿媳”周儒瑜,4个人的“家庭拉丁组合”,前不久获得了全国家庭才艺大赛亚军。

  “上海家庭才艺大赛”上,2个鹅”和2个“小天鹅”跳着拉丁舞步刚一登场,别致、幽默的亮相就赢得一片掌声。这4个“天鹅”就是吴森培和他的妻子、儿子、准儿媳,快快乐乐的一家四口。

  “这个‘四小天鹅’亮相是黄豆豆帮阿拉度身定做的。”陈维平和家人一边看着DVD,一边开心地说着比赛时的情形。

  他们家客厅中央,摆着一张长方形餐桌,每天晚饭后,一家人就围在桌边,商量舞蹈设计。“儿子是总导演,准媳妇负责音乐,老头把握舞蹈内涵,我就管服装,演出服大部分是我做的。”活络的陈维平,把“家庭拉丁组合”的分工介绍了一遍。

  1991年,上海刚流行国标舞时,喜欢跳舞的陈维平就和同事一起去了舞厅。她说,那时舞厅里男的少,去了几次都找不到舞伴。“后来我就硬把老头拉去,给我当舞伴!”

  这一“试跳”,一跳就跳了16年。现在说起拉丁舞,吴森培比陈维平讲得还地道,圈子里谁跳得最好,国际上有什么比赛,上海的拉丁舞在国内层次如何,他摸得透透的。

  1999年夏天,陈维平和吴森培报了一个高级拉丁舞培训班,但吴森培是搞制冷维修的,天一热特别忙。这可急坏了陈维平,上吧,没舞伴;不上吧,钱已经交了。怎么办?看着躺在床上趁暑假补觉的儿子吴玺铭,陈维平乐了。

  没想到,被妈妈“哄”到培训班的吴玺铭,凭着一副好身材和好感觉,第一次就被女老师相中:“给我当舞伴吧!”结果,当初被拉上“舞途”的吴玺铭,现在已经拿到了国际标准舞A2级教师资格证。不仅如此,拉丁舞还把“准儿媳”周儒瑜带到了他身边。虽然同在闵行区新基础教育实验学校教体育,但“如果不是拉丁舞‘做媒’,也许现在还只是同事关系呢。”吴玺铭笑着说。

  儿子准备结婚了,挑婚房一家人都是一起去,首要标准:厅要大。地方够大才能当练舞场。最后,他们在看过的房子里挑了一套厅最大的,将近40平方米。“镜子,那是肯定要的,要装一面墙的大镜子,跳舞少不了这个。”吴玺铭口气。

  这“小夫妻”俩,在上海拉丁舞界已经小有名气,还建立了“玺瑜舞蹈工作室”。在舞蹈上走出了一点名堂,两小辈记着父母的恩情。周儒瑜这个24岁的东北女孩摸着衣柜里的舞衣,动情地说:“这都是妈妈做的,你看,这成百上千个小亮点,是妈妈在灯下一个一个烫上去的……”本报记者胡晓芒摄姜燕文